本人微信公众号 :蔡正猛律师自家小院。

本公众号由蔡正猛律师和老婆苗苗负责运营,蔡正猛律师负责分享法律知识,苗苗负责分享音乐、电影、诗歌、照片、展览及原创文字。

我无法给你许多的金钱,但可以给你无尽的花朵

  北京   今日美术馆/民生美术馆

2017年4月23日/5月21日

 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本人或作者。 作者:苗苗 

       4月23日   今日美术馆

       我们闲聊肖全的影展时,我说:忘了什么时候看到一个消息说某个摄影师去世,他的摄影作品是我目前为止,见到的最喜欢的,照片背景大片留白,一色儿的黑白。说到这儿,你已经猜到我说的是何藩。


       何藩说,他在忠实地用摄影表现自我,抒发对这个世界的观感,他的某些理想、某种寄望,都在拍摄的过程中。这种快乐,是金钱买不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我也在用自己贫乏的句子忠实地记录下我们的生活点滴,字里行间都是自我意识呈现出来的世界,我的某些愿望、某些理想都在编辑文字的过程中涌出。我希望我们都有自己独有的方式去抒发对世界的观感,或摄影,或画画,或写字……我时时为你祝愿,愿你做着自己想做的事,享有着心灵的自由。

       我曾俏皮的对你说,待自己容颜散尽之前,一定要掌握一技之长,继续蛊惑你。之后的几个月里,我却怀疑自己,丧失了信心。你有时提起“我的志愿”,我会不自觉伤神。此时,我希望自己可以放下一切忧虑,或者说把杂念放在该放的地方,做几件完整、内心眷恋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展览印象深刻的地方不多,眼神笃定沉静的林妲穿着汉服走在丛林里显得特别出世,妹妹又如精灵一样灵动活泼。照片一侧是用铅笔写在墙上的马悠博士的话:

       “我无法给你许多的金钱,但可以给你无尽的花朵。” 

       后来你问我,马悠博士是不是已经去世了。

       据说他有一晚无聊,到楼上晃悠,偶遇同楼参加酒会的一个女记者,就是马悠后来的妻子。他们火速结婚后,一起到西双版纳定居,保护原始森林。十年后,马悠忽然得病去世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老和你说无常,你说我们是平常人,无常的经历者只是个例。

       5月21日     民生美术馆

      我对五月二十一日民生美术馆肖全的展览要中意很多,有影响我们这一代的作家、诗人、导演、以及我们最感兴趣的摇滚老炮。

(摄影  马克吕布)

      上午,我们参加你朋友的婚礼仪式,开胃菜里的核桃很好吃,你说,这个网上多的是,我到底也没买。因为我觉得,好吃的东西都会胖。

      离席走到过道的时候,我们一起抓到了一只悬在空中的气球,然后咯咯咯地笑出声,就像手心被绳子挠了痒痒。

我们伸手去抓同一个气球

我们张口说出同样的话

我背过身去沉默

你抱着我不说话

我们和昨天亲密接触

然后错过今天的晚霞

我坐在椅子上发呆

你躺在床上熟睡

和醒着的时候一样

笑容甜美

      我们围着民生美术馆走了一圈,在最开始的大门入口处找到入馆的正门,展馆外面张贴着两张巨型的窦唯和陈丹青,你帮我跟他们合了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,还有两小时就要闭馆,我们匆忙计划是先去听肖全讲座还是先看展。

        肖全看起来很普通,中年发福,没有年轻的时候帅气,说起话来又很谦逊,温柔。让我想起我们后来在糖果看郝云唱歌,感觉他快要轻浮上天了。听着肖全讲他每一张照片里的故事,觉得他挺幸福,遇到过那么多不一样,富有个性的人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我们看到了三毛,杨丽萍,易知难,北岛,姜文等等那些被奉为经典的照片。最让我兴奋的,还是摇滚老炮们,说不出什么理由,但我乐意关注他们,就像今日美术馆墙上写的那句话,从作品看到自己,我希望从这些人身上可以看到自己的直白与简单,或者日常难寻的洒脱与自我。




       顾城的眼睛脆弱,敏感。注视着他的照片,我有了一个念头,一定要读读他的诗,当时,我只知道他的那句:

      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寻找光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在听肖全讲了郭路生那张双眼睛闭,拱手沉思照片背后的故事后,在展馆墙上恰好又遇到了他,照片旁边的灰色墙纸上,用白色粉笔从左往右竖行写着他的《相信明天》:

       “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

        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

        我依然固执的用凝霜的枯藤

        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

        相信未来”

       只有心生怀疑的人,才会让自己去相信些什么。郭路生因为精神分裂在北京福利院住了20年,真的是寻常人体会不到的事情。我们读他的诗,听他的过去,一面像在看电影一样看一个戏剧性的故事,一面又像在看自己生活的某一刻类似的固执与悲伤。

       我很喜欢这次展览,你帮我拍了一张我最喜欢的单人照片,和张楚窦唯他们的照片放到一起,标题记为:魔岩三杰。这么标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回来的路上,因为肚子饿,怪你不给我买吃的,你还道了歉,一路哄我开心。婆婆问过我你那么厉害,平时会不会凶我。我突然想起宋小宝的段子:自打我进宫以来,就独得皇上恩宠。这后宫佳丽三千,皇上就偏偏宠我一人,于是我就劝皇上一定要雨露均沾,可皇上非是不听呐。皇上啊,就宠我,就宠我。


       戒指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四月肖全展的第二天下午,你说,下班一起去大望路吧,我问你干嘛,你说,有事情。然后我就知道你要干嘛了。在大望路见到你,你好像比平时害羞了一点,也不说话,就那么走着,特别像那年在北京西站时,第一次见到你时的情景。你后来告诉我,去北京西之前你去给我买花,估计是看你满面春风,花店的老板娘问你:

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要去求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我心想:这回真要求婚了,你要怎么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三年前,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地方,就是华贸楼底下的那排椅子上。我们又重新走了那条路,虽然不知道意义何在。我们还去找当时坐过的长椅,最后也没找到,估计这里已经变了格局。差不多该回去的时候,还是那个用来分别小水池,我差点儿就以为你真是叫我过来走走啦。你拿出了那个不灵不灵的玩意儿,不说话,笑嘻嘻。我让你给我戴上,你就给我戴上,然后,我们就高高兴兴地回家了。现在,我比较想知道,你有没有事先准备过什么话,如果准备了,那又有没有很傻呢。

       九月的一天,在建国门附近吃完螺蛳粉,我也给你挑了一枚圆圆的戒指,从此以后,你纤长的无名指上多了个圈圈,显得你特别帅。

       话说,等哪天顺路,我们可以一起去你那年第一次给我买花的店里,再买几束花回来,如果它还在的话。

你经过树的时候          

风中满是泥土的气息

你带我走到路的尽头

下一个村子的路口

两个单纯可爱的灵魂

讨论着一时无法实现的事情

我们互相追逐

留下对方最美的影像

旁边一辆突突开过

我们奔跑着追上二人台的声音

拖拉机开嗓

石头和野花伴唱

你从树下经过

我跑到十几米外看你

你在笑

喜鹊飞过

我跑回你身边

一起牵着手唱着数鸭子

本人微信公众号:蔡正猛律师自家小院,由蔡正猛律师和老婆苗苗负责运营。

蔡正猛律师负责分享法律知识,苗苗负责分享音乐、电影、诗歌、照片、展览及原创文字。

欢迎关注!关注是一种支持关注请长按下方“识别图中二维码”:
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彬彬南河 | Powered by LOFTER